页面载入中...

那些流失文物背后的唏嘘往事

  虽然为这次发掘做了自认为足够充分的准备,但真正开始发掘后,由于领导的高度重视和社会的广泛关注,以至于每天都要准时汇报工作进展,这种有形和无形的压力,常常令人感到窒息。眼见着一天天挖出来的都是砂石而不见文物,当时内心的焦虑是无法形容的。渐渐的开始产生自我怀疑,是不是选错了工作地点?是不是用错了工作方法?直到一个月后——2017年2月5日,工地上经科学发掘出水了第一枚五十两银锭,至今还清晰记得锭面上镌刻着七个字“银五十两,匠张道”,我悬在空中的那颗心这才算落了地。

  发现大西王

  之后的考古发掘开始渐入佳境,各类文物不断出水,而且数量还不少,尤其是金银首饰,最多的时候每天有几百件。但有一个问题始终无法回避,发现的这批东西到底是不是张献忠的沉银?我们想到了要从文献中去寻找答案。

  清人彭遵泗在他的著作《蜀碧》中,关于张献忠沉银曾有过这样的记载:“献闻展兵势甚盛,大惧,率兵数十万,装金宝数千艘,顺流东下,与展决战。且欲乘势走楚,变姓名作巨商也。展闻,逆于彭山之江口,纵火大战,烧沉其舟。贼奔北,士卒辎重,丧亡几尽;复走还成都。展取所遗金宝以益军储。自是富强甲诸将。而至今居民时于江底获大鞘,其金银镌有各州邑名号。”这段历史记载中,“献”是张献忠,“展”指的是大明参将杨展。二人于彭山江口遭遇,张献忠战败沉船,船上所载大量金银也随之沉没。这批沉宝杨展曾经打捞过,周边的居民也曾经打捞过,而且当时打捞上来的银锭刻有各州县的名号,这与我们如今的考古发现相当契合,而且沉船的地点也对得上,但我们缺的是直接证据。什么证据最直接?有张献忠的名字当然最好,如果没有,退而求其次,能够发现关于大西政权的标记也成。然而就是这样的证据,又让我们足足等了一个月。2017年3月4日,第一枚刻有大西政权年号的银锭出水,除了年号外,银锭上面的文字甚至还记录了一位不见于历史记载的名叫毛致道的大西县令。流传了数百年的张献忠沉银传说,终于到了揭开面纱的一刻。

  据统计,“文脉颂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型网络传播活动微博话题阅读量超过5000万,有不少网友纷纷留言表示:

  “文脉就是国脉,文运就是国运。”

  “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生生不息,任凭面对再大的风吹雨打,都永远不衰。”

  “优秀的传统文化和漂亮美丽的大好河山是我们的骄傲自豪,我们要继续传承并发扬光大。”

admin
那些流失文物背后的唏嘘往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