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一个时代的隐喻和忧伤

  莫言:对农民来讲,看戏比看小说的历史要长,而且戏曲对农民的影响也远远大于小说。现在文盲比较少了,或者说文盲几乎没有了。但是退回去几十年,那时候农村大部分人是不认字的,农民接受的教育,就是戏曲的教育。这就是为什么当年陈独秀梁启超他们,也都曾专门研究戏曲改良,他们是要以之为启蒙新民的利器。戏曲是老百姓的教材,舞台是老百姓开放的课堂。农村人的历史知识、道德价值观念,基本是通过观摩戏曲得来的。所以我一直对戏曲看得很重,而且我在农村的时候也是一个戏迷,看了很多的戏。戏曲实际上是民间艺术的一个最重要的内容,我作为一个农村成长起来的人,不可能忽略这方面的影响。

  在我过去的小说里面,关于戏剧的描写,以及戏曲的唱词对我的语言的影响是处处可见的。话剧当然是舶来品,是比较洋的东西,是五四以后才出现的一种新的艺术样式。我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学习写作的时候,一台揭露“四人帮”的话剧《于无声处》非常火爆,影响很大。我没有发表的处女作就是一个话剧剧本,创作于上世纪70年代末,由此可见我对话剧的浓厚兴趣。那剧本写得不好,后来在搬家途中丢失了。2000年前后,我开始学习写作话剧,《霸王别姬》、《我们的荆轲》连续推出,当时我热情很高,但老是被别的事情打断。前几年开始,我就一直在想,应该继续进行戏剧创作。

  不管是陪酒还是陪睡,这些人内心所图的,无非是金融资源,这就是“围猎”。

  说到底,“财神”们也是猎物。

  经济Ke翻了翻2019年中纪委对落马金融官员的通报发现,“甘于被围猎”这句话屡屡在通报中出现。 

  比如前面提到的上海分行原行长顾国明,通报用语是“把国家托付管理的金融资源当做交易筹码,与不法商人沆瀣一气,相互利用,甘于被’围猎’”;

admin
一个时代的隐喻和忧伤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