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专家谈多地预约摇号买口罩等举措:无奈之举

  由叶圣陶主编的《国文杂志》从1943年的第一卷第三期至第二卷第六期,陆续刊登了吕叔湘编撰的《笔记文选读》,先后择取刘义庆《世说新语》、李肇《国史补》、沈括《梦溪笔谈》、苏轼《志林》、庄季裕《鸡肋编》、陆游《老学庵笔记》、周去非《岭外代答》、周密《癸辛杂识》和《武林旧事》等九部笔记体著作,逐一介绍其内容、体例、版本、流传等情况,并从各书中选录若干条目,原著中无标题的还根据内容代为拟定,最后则附以详尽的“注释与讨论”。在最后一次登载时,同时发表了叶圣陶的《谈语文教本——〈笔记文选读〉序》,扼要阐明吕叔湘的编选旨趣:“专选文言,为的是希望读者学习文言,达到精熟的地步。文言之中专选笔记,笔记之中又专选写人情,述物理,记一时的谐谑,叙一地的风土,那些跟实际人生直接打交道的文字,为的是内容富于兴味,风格又比较朴直而自然,希望读者能完全消化,真实得到营养。”连载的内容经过汇总润饰,由文光书店于1946年正式出版。卷首除了冠有叶序之外,又新增吕叔湘的自序,提到“笔记文种类繁多,选录的时候也大略定了个标准:搜神志异及传奇小说之类不录,证经考史及诗话文评之类也不录”,随后几乎原封不动地迻录了叶氏所作的概括,显而易见对这番介绍相当认可。

  尽管预先设定的读者主要是初涉文言的中学生,可是在选注过程中,吕叔湘依然尽心尽责,毫无懈怠。在打头阵的《世说新语》部分,他就直言不讳地批评道:“坊间别有注本,节录刘注,略有增益,而纰缪错出,如‘桓公北征’条,以‘金城’为今甘肃地;‘桓南郡好猎’条,释‘会当被缚’为桓氏一门将有受缚之日,殆率尔成书,不足为法者。”虽然并未明言,但指摘的对象应该就是崔朝庆选注的《世说新语》(商务印书馆,1935年)。此书被列入商务印书馆的“万有文库”及“学生国学丛书”,在当时流传极为广泛。崔氏在《小序》中议及《世说》一书,“句或钩棘,语近方言,千数百年来,未能有人厘正,美犹有憾”,大有舍我其谁的气魄,可动起手来,大体上仍依傍梁代刘孝标的旧注,无所发明而屡有疏漏。吕叔湘也选录了这两条,指出“金城”应该是“地名,当时属丹阳郡江乘县,地当京口(镇江)与丹阳(南京,东晋国都)通道”,祖籍江苏丹阳的他,对这些地方自然再熟悉不过了;又注明“会当”意为“总有一天要”,“注意此句已换主语,‘你动不动要捆人,我有一天要被捆’”,与强作解人的崔注相较,不仅更为准确贴切,还善解人意地提醒读者应该注意的细节。

  有时貌似简单寻常的文句标点,吕叔湘应该也花费过不少精力。如《老学庵笔记》部分的“东坡食汤饼”条,记苏轼、苏辙兄弟于迁谪途中买汤饼(即面条)共食,苏轼不嫌粗恶,片刻即尽,苏辙却置箸而叹,难以下咽,“秦少游闻之,曰:‘此先生“饮酒但饮湿”而已。’”注释中特意说明,“饮酒但饮湿”一句出自东坡《岐亭五首》之四,诗中尚有“我如更拣择,一醉岂易得”云云。读者藉此不难推知,秦观正是巧妙地借用东坡本人的诗句来称赞他随遇而安的处世态度。数十年之后,《老学庵笔记》有过一个完整的校点本(中华书局,1979年),上引数句却被整理者胡乱标作“秦少游闻之曰:‘此先生饮酒,但饮湿法已。’”简直不知所云,让人难以索解。吕叔湘在读了该校点本后,专门写过一则札记,纠正标点和校勘中的疏失:“‘饮酒但饮湿’是苏东坡的一句诗,应加引号,中间无逗号。苏东坡在黄州的时候喝不到好酒,只好不计较好坏,所以说‘饮酒但饮湿’。‘已’字疑应为‘也’。津逮秘书本‘法’作‘而’。”(《读宋人笔记十种》五《老学庵笔记》,收入《标点古书评议》,商务印书馆,1988年)若非早年有过认真细致的翻检查考,恐怕很难如此信手拈来。相形之下,校点本的整理者就显得有些鲁莽灭裂了。

  对于笔记类著作,吕叔湘并非浅尝辄止,而是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陆续写过不少读书札记。其中一篇商讨《梦溪笔谈》句读的文章(《读宋人笔记十种》十《梦溪笔谈》,收入《标点古书评议》),就引起该书整理者胡道静的注意,在修订旧著《新校正梦溪笔谈》(中华书局,1957年)时曾郑重致意,感谢“前辈吕叔湘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指正了几处重大的标点错误”(《重印梦溪笔谈校证叙记》,载《梦溪笔谈校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并引录《笔记文选读》中的一些注释以供读者参详。由此可见,叶圣陶当初在序言中竭力表彰吕氏“用心那么精密,认定他在指导读者‘读文言’,处处不放松”,确实所言非虚,并无夸张溢美。

  首尔高等法院刑事6部将于当地时间15日下午2点20分,对涉嫌违反特定犯罪加重处罚等相关法律的朴槿惠进行发回重审的首次公审。

  据悉,被告人有义务在刑事审判公审日期出席。但朴槿惠是否出庭还是未知数。

  报道称,自2017年10月以来,朴槿惠抵制所有庭审。这次可能也会提交不参加审判的说明书。因此,朴槿惠的发回重审很有可能将在被告人缺席审判的情况下进行。

  法院此次将朴槿惠的亲信干政案和国家情报院贿赂案两起案件合并进行审理,并裁定刑量。

admin
专家谈多地预约摇号买口罩等举措:无奈之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